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区域增长极效应研究

在人类历史上,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变化是不平衡的。在转型期国家或新兴市场国家社会发展不平衡的情况下,构建区域增长极是一项具有代表性的政策。深圳经济特区经济社会发展过程是构建区域增长极区域政策的集中体现。深圳经济特区在带动周边地区经济增长方面具有明显的增长极效应。有效的区域公共政策、协调的产业联动机制、合理的资源配置体系、科学的差异控制手段、全面发展和深化路径是这种增长极效应的主要机制。关键词增长极;深圳经济特区;时间序列分析;协整分析;公共政策;作者简介:徐拓,男,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硕士(北京100871);余俊丽,女,政府学院副教授。

北京大学秘鲁分校是增长极理论的主要支持者,它认为1。实现均衡发展是一个国家的理想,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经济增长通常是从一个或多个“增长中心”向其他部门或地区传递的。因此,应选择特定的地理空间作为拉动经济发展的增长极。在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各个层次和类型的增长极中,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最具代表性。其增长极效应,特别是对周边城市和地区的影响,已充分体现并延伸到广东乃至全国。本文以深圳经济特区为例,运用协整分析、游程因果分析等实证分析方法,分析了深圳经济特区及其周边地区时间序列数据反映的区域增长极效应。

ING地区。B(1+1.2,深圳经济特区区域经济增长极三效实证分析)。1979年以来,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构建区域增长极区域政策成功的第一个标志。深圳GDP由1979年的16亿元增长到1989年的116亿元、1999年的1800亿元、2009年的800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由1979年的65元增加到1999年的8.519元,2009年的90元(本节所引用的数据来源为深圳统计年鉴和广东统计年鉴)。

2011年,深圳实现国内生产总值115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0万元,达到富裕国家水平。在宏观经济运行方面,深圳经济特区第二、三产业近30年来发展迅速。深圳经济特区工业总产值由1979年的661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15416亿元。实际利用外资由1979年的1000万美元增加到2009年的416亿美元,第一产业比重由1979年的37%下降到2009年的01%。同时,产业优化升级,高新技术产业、金融业、物流业、文化产业已成为四大支柱产业,自主创新能力不断增强,近年来专利申请量一直位居世界前列。

他在全国大中型城市中名列前三。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深圳经济特区的政府管理、社会治理和人民生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2004年10月,深圳成为中国第一个没有农村和农民的城市。深圳特区发展的任务不仅是自身的发展。事实上,深圳特区自成立以来,已经实现了“四个窗口”(技术窗口、知识窗口、管理窗口、外交政策窗口)的功能。承担了“引进、引进”战略、促进区域合作与发展、发挥内外辐射作用的任务。从区域增长极发展的意义上讲,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建设取得的成就对区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这种判断是基于包括深圳经济特区在内的区域经济发展的历史分析和趋势判断。从实证研究的角度来看,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发展与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关联关系或平衡关系是本文的核心问题。通过对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发展与广东省,特别是广东省东莞、惠州、韶关周边城市经济发展关系的分析,得出结论,并进一步运用时间序列分析法对深圳经济特区经济发展与广东省的关系进行了分析。分析深圳经济特区区域经济增长极效应,特别是协整分析和因果分析。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科版)徐卓等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增长极性效应B(1)1979-2009年深圳、深圳、东莞(深交所、东莞市)国内生产总值(dp),自民党对数,实际利用外资(FDI)、金融机构贷款余额(Loan)、用L表示的对数,贷款与固定资产投资总额(Inv)时间序列数据zw(bfjp协整)的严格定义包括ADF协整检验用于寻找相同的顺序整体变量,也就是说,在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之前,相同的子差分可以改变为平稳序列。

因此,在深圳、广东、东莞、韶关等地的经济指标选择中,以数据的形式(是否取常用对数),本文首先进行了单位根检验,并考虑了同阶整体时间的选择与构建。然后选择具体的经济指标进行分析。在这一部分中,这些数据都来自当地历年的统计年鉴。有关价格的数据按现行价格计算。联合集成分析。首先,利用Eviews软件(标准版51)完成了平稳性测试ZW(BF单位根测试),采用SIC准则对滞后项进行测试,软件自动选择同阶单整数序列进行协整测试。

首先,采用E二步法对自变量进行标准回归分析,选择无截距项和无趋势项进行回归残差的单位根检验。如果残差是一个平稳序列,则原始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以szldp和dldp为例。首先,以DLDP为因变量,SZLDP为自变量,采用最小二乘法进行回归分析。回归残基为udp1,序列用单位根检验。如表所示,原假设明显被否定,存在协整关系。在确定了协整关系后,建立了误差修正模型,用OLS方法估计出以下回归方程。误差修正模型反映了深圳发展计划与东莞发展计划在长期均衡和互动关系中的短期波动。

东莞市居民生产总值短期波动可分为两部分:深圳市居民生产总值短期波动的影响和东莞市居民生产总值长期均衡偏离的影响。udp1系数的大小反映了对长期均衡偏离的调整,即当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非均衡状态将随着‘-013’的调整而恢复到均衡状态。_进一步考虑了游骑兵因果关系分析。如表4所示,p值小于005。很明显,深圳的民进党变化是东莞民进党在愤怒感上发生变化的原因。首先,对同阶单整数序列进行了协整检验。首先,采用E二步法对自变量进行标准回归分析。

然后进行回归残差的单位根检验(选择无截距项和趋势项的检验模型)。如果残差是平稳序列,则原始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_测试了两组序列。(协整检验剩余项分别记录为updp、ufdi和uloan。结果如表10、11和1所示。显然,存在着协整关系。选择1979-2009年深圳和广东省(分别以深圳和广东省为代表)、国内生产总值(dp)、规模以上工业产值(ind)、人均储蓄(inc)、专利批准文号ZW(bf),因为1991年以前没有相关的申请和统计,专利批准文号采用1991-2009年。

数据。采用协整分析了bfqzw(zl,以lzl表示)的时间序列数据。首先进行平稳性试验。通过单位根检验,相同顺序的数据序列如表14所示。_对同阶单整数序列进行了协整检验。首先,采用E二步法对自变量进行标准回归分析。对回归残差进行单位根检验(选择无截距项和趋势项的检验模型)。如果残差是平稳序列,则原始序列之间存在协整关系。_测试了两组序列。(协整检验剩余项分别记录为udp3、uind3、uinc3和ulzl3)。

结果如表15、16、17和18所示。显然,存在着协整关系。以上分析选取了适合深圳经济特区及其周边东莞、韶关、广东等地进行协整分析的关键经济指标。一方面,这些关键经济指标可以衡量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另一方面,这些经济发展指标之间的协整关系和游侠因果关系也表明和代表了区域经济发展水平与游侠因果关系。发展。这种影响和因果关系是增长极性效应在区域经济发展中的直接体现。B(1+13,深圳经济特区B区域增长极性效应的3种机制)。

(1)政策传导机制。深圳经济特区是改革开放的重载体,政策的分配和传导成为区域增长极性效应的第一机制。邓小平多次强调,深圳经济特区是试验区,发挥了窗口作用。陈云还强调,“特别行政区的第一个问题是总结经验”。中央政府通过一系列支持深圳经济特区发展的政策,初步形成了政策导向。在中央政策的指导下,广东省还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区域发展的政策,包括深圳周边城市。1988年,广东省山区各市县开始享受同样的优惠政策,全省形成了全面开放的局面。

2000年,广东省委、省政府颁布了《关于加快山区发展的决定》。2005年,进一步推动了全省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产业转移园区的共建,促进了该地区的均衡发展。除了从中央到省级的政策传导之外,区域间的政策模仿也很强。以临近深圳的惠州发展为例,从1986年到1987年,惠州制定了《惠州市外商投资优惠办法》、《惠州市鼓励外商投资实施办法》、《惠州市外商投资实施办法》。十三项优惠措施和其他政策促进自身发展。_ B(2)产业联动机制——特区发展的优势构成了该地区产业梯度转移的基础。

通过产业梯度转移,有效促进周边地区经济社会发展。东莞毗邻深圳。因此,东莞定位于错位补足深圳,共同建设“世界级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先进制造基地、现代服务业基地、世界级特大型石化基地”(第15页)。惠州的区域发展战略是“东对接、南配套、西转移、北优化”。也就是说,“在神安惠州一体化战略的基础上,制造业对接东莞和广州的产业转移;电子信息产业支持深圳和香港的高新技术产业;以大亚湾为中心的石化产业和北方的产业优化”。

海洋产业链转移到粤东沿海产业带和海峡西海岸“4”(P51)。2009年,深圳、东莞、惠州三市签署了《深圳、东莞、惠州关于促进珠江口东岸紧密合作的协议》,进一步强调了区域内的产业合作,加快了深圳、东莞、惠州一体化进程。由于地处粤北山区,深圳周边河源、韶关的发展相对滞后。随着广东省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政策的推进,河源市有选择地进行产业转移,建设产业转移工业园区。2009年,随着河源市与深圳市签署建设深圳(河源)产业转移园的协议,河源市已成为唯一一个获得省级认定的地级市。

深圳市韶关(曲江)工业园区作为东莞(韶关)产业转移园区的“园区内园区”,重点推进以LED照明为主导的战略性新兴产业。_ B(3)资源传输机制-增长极效应取决于资源传输和资源共享。一方面,资源传递与共享的基础是深圳对外开放后吸收的外部资源外溢与扩散,另一方面是内部资源重组带来的新优势。基础设施。深圳是深圳市的中心地带,包括高速公路、铁路、机场和港口。有效促进资源优化配置,为惠州、韶关、河源等地提供更好、更方便的出口。

目前,根据珠江三角洲城乡规划一体化规划,正在建设以城际铁路和客运铁路为骨干的区域公交网络,将进一步指导城市体系和空间结构的优化。人才和劳动力资源。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离不开周边地区的劳动力转移。相反,深圳经济特区也是区域硕士人才培养基地。深圳特别行政区利用自身优势,在区域管理、市场营销、物流供应链、金融投资、会展旅游等方面培养和储备了大批人才。深圳经济特区在全国的集聚效应吸引了大量的外来劳动力,其中一些不可避免地转移到广东其他地区,为深圳周边地区的发展提供了具体的劳动力资源。

知识和科技资源。深圳特区已成为国家科技和自主创新的重基地,拥有足够的知识和人才资源,能够为周边地区和全省提供知识、科技、信息支持,成为区域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孵化器。IES。在深圳举办的一年一度的“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为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市场支持,促进了技术产权交易区域资本市场的形成。金融与现代服务业。深圳特别行政区外汇市场的发展,外资银行设立分支机构和代表处,以及相应的政策措施,对区域金融业的发展起到了主导作用。

深圳金融中心的形成,可以为周边地区和广东全境提供便捷的金融服务和投融资平台。除金融服务外,各种现代服务业也呈现出明显的区域辐射。深圳作为世界领先的集装箱枢纽港,吸引了沃尔玛等多家跨国公司在深圳设立物流和供应链管理中心,辐射整个珠三角地区。目前,以深圳为中心,区域警务、档案、环保等一系列公共服务一体化正在逐步推进。企业。企业和企业家是区域资源流动和传递的重要载体。深圳周边及广东全境的深圳本土企业跨区域经营,促进了区域市场的对接,促进了地方市场的发展和消费者意识的提升,进一步促进了地方政府职能的重塑。

_ B(4)差分调控机制JP3在区域生长极的发展过程中,经常出现生长中心过度极化效应。事实上,在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初期,深圳与周边地区的发展差距不断扩大。正确看待区域发展差距扩大阶段。由于经济特区的发展速度明显快于周边地区,差距不断扩大。这种增长模式可以看作是“帕累托改进”。JP-U在深圳经济特区区域增长极效应机制中具有重要意义。一方面,进一步确认了深圳特区发展极建设的目标不仅是特区本身的发展,而且是特区的导航、示范和扩散效应。

另一方面表明,公共政策和政府能力在深圳经济特区区域增长极的形成和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由于有效的宏观调控和公共政策,增长极的发展可以避免过度的极化效应,在一般意义上超越区域增长极。_ B(1+14,结论区域增长极和改革以来国家发展的政策特点B)经济特区的发展是改革者从观念到政策的自觉探索,而不是自下而上的自发实践。深圳特区作为区域增长极的形成和发展,本质上是特定公共政策的结果。其实际的区域增长极效应及其对区域的经济影响也与公共政策密切相关。

首先,构建区域增长极是一项以发展为导向的政策。深圳经济特区的建立和早期发展,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政策的一次尝试。这一尝试的目标,无论是深圳经济特区本身的发展,还是深圳经济特区对周边地区的示范,还是国家经济发展中心的建设,都紧紧围绕着发展的主题。其次,构建区域增长极是一项渐进的政策。这一渐进的改革和政策特点体现在深圳作为区域经济增长极的发展阶段。政策和实践的渐进性与邓小平的“无论”和“摸石过江”的主张密切相关。

在“试错”过程中,逐步的政策增加了调整的时间和成本,但大大提高了调整的可接受性,有效地平衡了各种利益。这一平衡反映在政策能够有效地调节深圳特别行政区与周边地区的差异,防止过度极化。因此,深圳经济特区作为一个区域增长极得到了大力支持和支持。在这种支持和支持下,政策也可以逐步发展。第三,区域增长极建设是一种相机化的政策。一般有两种渐进式发展:一种是按预先设定的路径顺序调整,另一种是根据最新的变化不断调整。

以深圳经济特区为代表的区域增长极是后一种相机选择政策。在深圳经济特区区域增长极建设中,政策根据形势变化不断调整。这意味着,面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政策的统一性和可持续性做出了不可避免的让步,从而增强了政策和实践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值得注意的是,我们的分析逻辑围绕深圳特别行政区作为区域增长极展开。因此,我们关注的是深圳特别行政区的发展对周边地区、广东省和全国的影响,而不是区域发展对深圳特别行政区发展的反应。

事实上,深圳经济特区的发展与周边地区的发展是相互作用的。深圳经济特区作为一个增长极,不仅对周边地区产生辐射效应,而且受到周边地区发展的影响和带动。由于我们关注的是深圳经济特区的增长极效应是否真实,进而判断改革以来我国区域增长极的发展模式,因此我们对周边地区对增长极的反应没有太多讨论。我们将在未来的研究中解决这个问题。参考《经济学季刊》(Perroux,Fecconomic Spaceheory and Applications J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50,(64)2迟爱萍陈云(Chi Aiping Chen Yun)和《经济特区》(Special Economic Zone)——兼论80年代党对经济特区政策的探索,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学报,011,(3)新湖(Xinhu)资源平衡、承载力与产业升级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010刘珠江三角洲东部惠州市经济结构与经济增长研究。